您当前的位置: 长沙刑事律师 > 律师文集 > 职务犯罪 >正文

“虚拟员工” 牵出百万元贪污受贿案

来源:长沙刑事律师 网址:http://www.lawcsxs.com/ 时间:2017-01-01 14:01:47

工资表中发现厂长“吃空额”

去年5月26日,四川省西昌市人民检察院接到西昌市公安局移送的一起经济犯罪案件。刚刚到任的西昌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徐教林,立即调集本院反贪局精兵强将,组成专案组,展开了全面的侦查工作。

该案侦查材料多达数十卷,为了尽快掌握案情,专案组连续苦战5天,终将案情掌握。除主要犯罪事实外,该案中的会计凭证——工资表,尤其让专案组感到可疑:自2003年3月至2004年8月期间,西昌市康德合力焦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德公司)的工资表上,竟然出现了根本不存在的员工多名,并每月领走工资5800元或5900元之多!案卷材料显示:这期间,该公司有两名股东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刑事拘留。仅有两名股东对该公司进行实际控制,其中一位就是奉命代表国有资产方(凉山钢铁厂)到康德公司担任董事,履行国有资产监管职责的吴凯。而涉案工资表上的签字表明,领取虚拟员工的工资者,极有可能就是吴凯本人。

斗智斗勇

疑犯深夜吐真言

6月1日一早,在掌握了可靠线索的基础上,专案组确定了对吴凯涉嫌职务犯罪的侦破方案:不惊动犯罪嫌疑人,先到发案单位展开调查。通过查账和询问有关知情人,专案组了解到,从2003年3月至2004年8月期间,康德公司每月支付给吴凯的现金,都是采取虚拟员工工资的形式做的账。检察长徐教林根据专案组的汇报,立即作出了“正面接触吴凯”的决定。

6月9日,西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吴凯实施刑事拘留。在审讯室里,面对检察官的讯问,曾经是凉山钢铁厂厂长的吴凯,做出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自始至终缄默不语。长期与贪官斗智斗勇的反贪人员深知,这是犯罪嫌疑人在故作镇静,坚守心理防线。于是故意问:“吴凯,你每个月从康德公司领取上万元工资,你的工作价值真有那么大吗?”听到这话,吴凯立即来了精神:“我根本没有领那么多工资,每个月我只领了5800元或5900元。”反贪人员立即抓住战机:“如果你认为5800元或5900元是正常的工资,那为什么要虚拟员工名字领取呢?”

此时,吴凯方知中计,然而,瞬间他便镇静了。他狡辩说:“我在康德公司领钱是因为公司生产经营情况不好,前来讨债的人多,接待工作繁重,开销也大,我请示了上级部门同意后,才领取的合法报酬,并不是贪污行为。”早就料到吴凯会如此狡辩,反贪人员立即拿出有关国有资方委派到股份制等其他性质企业任职的人员不能在被监管企业领取工资的法律依据,以及2003年8月18日凉山钢铁厂已经进入破产程序,按照《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凉山钢铁厂的工作已由清算组接管,吴凯作为破产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应对清算组作出移交,而吴凯在康德公司领取工资的事实从未向清算组汇报过。

在大量事实面前,吴凯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断断续续交代了他在康德公司任董事期间,采取虚拟员工工资形式,共计贪污现金104900元的事实。

长途奔袭

检察官凌晨报捷

第一回合旗开得胜,检察官们异常兴奋,丝毫没有倦意,继续讯问吴凯的其他犯罪行为,但他一口咬定再也没有了。吴凯向专案组表白说:“我非常痛恨和后悔自己的行为,深感对不起养育自己的父母和引以为豪的儿女,更愧对党和人民多年的培养。”他向专案组表示“要好好配合办案,退出全部赃款”,并恳求政府能对他宽大处理,给他一次机会。面对吴凯痛心疾首的表白,检察官们没有掉以轻心,决定把侦查重点集中到与康德公司有着特殊关系的银庆公司上来。

通过缜密侦查,专案组又在银庆公司的工资花名册上发现了犯罪线索:从2003年4月至2005年2月,每个月都有几个人的名字,而且都是以吴林的名字开始至赵凯的名字结束,这几个人每月领走的工资金额是9800元。以“吴”字开始,以“凯”字结束,连起来就是吴凯。难道吴凯在银庆公司也以类似手段每月领取了9800元?

针对这个疑点,侦查人员暗访银庆公司部分职工。他们都说:“不认识吴林、赵凯等人。”显然又是以虚拟名字领取现金,那么这些钱到底是不是给了吴凯?经多次讯问,吴凯矢口否认,并表示“从来没听说过此事”,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如何打破僵局?徐检察长立即召开专案组会议。通过分析,大家一致认为,要搞清楚这笔钱的去向,只有提审现关押在看守所,当时掌控着康德公司,并与银庆公司有着特殊关联的另案当事人郑某。次日凌晨5时许,另案当事人郑某在政策、法律攻势下,交代了银庆公司工资花名册上“吴林”“赵凯”等员工的工资,确系自己为了感谢吴凯直接或间接对自己控制的银庆公司所提供的“积极帮助”,而付给吴凯的好处。

侦查人员迅速返回西昌,并于当天中午审讯吴凯。在事实和证据面前,吴凯额上浸出汗水:“我受组织派遣到康德公司任董事,负责监管国有资产,由于利欲熏心,在任职的22个月中,非法收受了银庆公司的现金共计215600元。”

穷追不舍

吴凯供认“借”款“第一阶段的侦查,我们取得了显著成绩,但还有吴凯先后从西昌银庆黑色金属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借走20万元和50万元两笔借出款项的性质还未查明。结合吴凯自第一次交代至目前供认的犯罪事实来看,我发现吴凯交代犯罪事实很有挤牙膏的特点。银庆公司这两笔借出款项所涉及的70万元资金,极有可能与吴凯索贿有关,因此,我们必须彻底查清这70万元借款的性质。”6月13日,徐教林检察长在对吴凯贪污受贿案进行阶段性小结时,要求侦查人员一定要深挖余罪,穷追不舍,并指示专案组再次前往看守所,连夜提审另案当事人郑某。“平时吴凯找我借钱,其实就是以借代要;他说还款,不过是试探我。所以,我也只是模糊地回应他不着急。从那以后,吴凯就再也没有提过还70万元的事了。”郑某交代说。

经过几个回合的斗智,理屈词穷的吴凯终于交代了他利用职务之便先后两次公开向被监管企业股东之一的郑某的关联企业——银庆公司索贿70万元的犯罪事实。“2003年,焦炭价格不断上涨,我估算银庆公司挣了钱,作为康德公司的董事,自然也想利用自己的职权找点钱。最初,我是想通过给银庆公司提供原煤挣差价,但是却没资金。于是我找到当时实际控制康德和银庆公司的郑某,他勉强答应。2003年11月3日,我以要离婚为由向银庆公司借了20万元,并打了借条。2004年焦炭价格还是一路上涨,我的心态越发难以平静,心想:你老郑挣了这么多,我找你拿点钱用,也是应该的,加上第一次借款的顺利,因此,我估计老郑不会拒绝。所以,我又在2004年9月23日,以做生意为由再次向银庆公司借了50万元,并打了借条。最终生意也没做成,钱都用到了照顾女朋友和兄弟做生意等方面。2004年10月,西昌市康德合力煤焦化股份有限公司另两位股东放出来了,我怕他们要我还款,找到老郑,告诉他,我已经把向银庆公司借的70万元用了,现在也还不起了。我趁机向老郑提出,把借条还给我,或者给我打一张已经还款的收条。”吴凯如释重负地交代了索贿的犯罪事实。

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请拨打法律咨询热线 15364060848

周后有

周后有